台当局策划反制外航改名 遭蓝营嘲讽"自残式报复"

广告位广告位广告位点此查看详情

【环球时报】应中国民航局要求,44家外国航空公司已在7月25日截止日前,全数更改了对台湾地区的错误表述,这让台当局很没面子。台湾媒体称,台“交通部”研议反制措施,针对改名的航空公司,考虑以不许停空桥、调整时间带等做法予以惩罚。但此举不仅遭质疑会让两岸关系深陷新的危机,而且被批简直是“白痴式的自残政策”。面对一片质疑声,台“交通部”6日不得不改口称,相关措施的可行性“尚在研议”。

“交通部长”抛反制措施

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6日报道,针对44家外籍航空公司在规定时间内全部应大陆方面要求改名,台新任“交通部长”吴宏谋强硬表示,台当局将会有“反制作为”。他提出,考虑针对冠名“中国台湾”的航空公司,不准其航班停靠空桥,同时调整时间带等进行惩罚;对于未冠上“中国”的外国航空公司,则会减免降落费和设施使用费等做出差别待遇。至于反制措施是否可能伤及搭机的台湾人,他回应称,这点可再好好讨论,台湾人可以搭长荣、华航等台籍航空公司的航班。吴宏谋还透露,本周将就上述反制措施与“外交部”和“国安会”等研议,有确定的结果再对外说明。据统计,目前约有40家外籍航空班机定期往来台湾。

此举得到绿营力挺,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称,最近大陆“越来越超过”,压迫外国航空公司改“台湾”名字、取消台湾东亚青年运动会主办权等,“但不管中国压力有多大,台湾绝不会在压力下屈服”。民进党新北市长参选人苏贞昌6日宣称,台湾人要知道“对台湾最不友善的是哪一个国家,只有团结才能让人看得起”。

“惩罚的根本就是自己人”

这样的“自残”让岛内实在团结不起来。台湾世新大学副校长游梓翔在脸书上称,这样的方式直接受害的是旅客,并质问“请问其中有多少是大陆旅客”?如果外籍航空公司上多数是台湾旅客或外籍旅客,究竟是惩罚了谁?他还说,采取这种公开直接对抗,等于是逼外籍航空二选一,就两岸市场规模、航点数量和商业机会,请问要靠什么让外籍航空选择台湾?最好笑的是整个方案中没提到大陆航空公司,因为如果要动陆航,就变成华航和长荣可能因大陆反制而受害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台湾。“大概是没胆这么干吧。于是反而成为变相‘惩罚外航奖励陆航’”。

淡江大学兰阳校园全球发展学院院长包正豪6日算了一笔账:比绝对数字,台湾2300万人,大陆有14亿人,假设大陆只有10%的人有能力出境玩,是1.4亿,算5%好了,也有7000万,“我们的反制措施能否让外籍航空痛到无法承受,而一定要弃大陆就台湾市场?套句蔡英文新出炉的名言,你是数学不好吗?”

6日,国民党“立法院”党团举行记者会称,搭乘外籍航空的旅客绝大多数是台湾人,最后惩罚的根本就是自己人。国民党“立委”赖士葆说,各部门要认清自己不是民进党干部,不需要随选举起舞,自残式的报复只是选举伎俩,没有实质作用。他认为,这种反制根本是蔡英文和民进党的“选举崩盘焦虑症候群”,年底选举逼近,民进党几乎各地都选情告急,因此需要浮木,民进党想借机大肆炒作大陆的“打压”骗选票。

国民党党团书记长曾铭宗表示,“交通部”做出反制决定前应该要审慎评估是否具体可行,例如让那些航空公司不停空桥,机场是否有充足的接驳能力?按照国外的经验,不停靠空桥表示机场落后不足,往往会造成旅客抱怨,降低桃园机场的服务水准,伤害国际形象。曾铭宗呼吁停止用报复性手段处理两岸问题,双方积极协商。此外,《联合报》6日的报道中提出,航班起降必须依据《国际民航公约》,给予缔约方旗下航空器一致的飞航环境,台湾如果不给予改名的外籍航空机场靠泊空桥的待遇,涉嫌违背民航公约相关规定。

两岸关系会否再陷新危机?

《联合报》记者采访多名出入境旅客,他们几乎一致认为,这对出入境的台湾人非常不公平。一名不愿具名的航空从业人员称,在台湾给予外籍航空公司差别待遇,可能造成业者在外站遭受报复,不仅业者与乘客权益受损,对台湾的国际形象只有更多扣分。在越南工作的汤先生直言,“这是很糟糕的反制”,舍弃有空桥的机坪不用,改停远程接驳机坪,会增加旅客很多等待时间,十分不便。不少网民炮轰“有种断航”,还有人质问“惩罚来台旅客,这种智障方法是谁想的?”

面对舆论哗然,台“交通部”6日急踩刹车。吴宏谋受访时改口“我没有这样说”,称包括禁停空桥、调整时间带等细节确实属于部分同仁构想,但仍需要讨论适当方式,将寻求对台湾整体最有利的方法,且能同时保障旅客权益。吴宏谋同时称,必要的反制仍有必要。台“交通部”发言人王国材也表示,禁停空桥、调整时间带及其他措施的可行性仍在讨论当中。

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,未经允许,请不要转载吉安新闻网—吉安新闻门户网站|权威吉安新闻资讯_最全吉安新闻的文章!